穴儿被男人的大舌整个掠过,安欣抑制不住地打着颤,下意识将腿分得更开。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一丝娇吟从口中溢出,娇滴滴的,叫刚泄过火的男人身子一僵,又硬了。
    “舒服吗?”萧城北两手托着女孩的臀儿抬起头笑问道。
    “嗯……不要停……”安欣眯着眼,将腿搭在男人肩头,扭着身子又往下沉了些。
    见小丫头急不可耐的将穴儿送到自己口边,萧城北立刻埋首在那白嫩的双腿间,用舌尖挑弄起上方的小肉珠。那里最是敏感,只一下,就激得安欣身体紧绷,呻吟声又高亢了几分。
    他一下又一下地用舌尖挑逗着,时不时还要用力吮几口,下面的穴儿像得了召唤似的一股又一股的将淫液推挤出来,不多时便沾湿了她的小屁股。他又忍不住舔向她的穴口,将那透明花液卷入口中。
    淫水带着丝丝甜意,如伪装成糖果的毒品叫他欲罢不能。
    小东西整个人都香香甜甜的,他爱死了她身上的味道,她说话时的声音,更爱被他肏得咿咿呀呀的呻吟。
    想到这,他也不在意什么技巧了,舌头胡乱地在花穴间摆弄,一边大口吞吃香甜的淫水,时不时还用牙齿轻咬阴户的两瓣嫩肉。却不想这样让小丫头更是动情,扭着小屁股配合他的胡作非为。
    不过几分钟,安欣便揪住床单,双腿紧紧夹住萧城北的脑袋,抽搐着到达顶峰。
    穴儿喷出大量淫液,尽数被男人吞下,嘴上动作不停,不断延长着她的高潮。
    片刻后,安欣大口喘息着瞬间卸了力瘫软在床榻上,连刚才紧紧钳着男人的两条腿都软绵绵的从他身上滑落。
    小丫头被服侍得心满意足,却苦了某男人只得全程强忍着欲火,这小东西的叫床声高高低低弯弯绕绕,好似一个钩子,勾得他神魂颠倒
    见她高潮褪去,萧城北迫不及待地直起身,摸了把依旧湿乎乎的穴儿将淫水涂在鸡巴上,飞速撸动起来。
    劲瘦的腰肢微微向前躬着,粗长壮硕的鸡巴向上翘着,被手掌来回摩擦的龟头颜色猩红狰狞可怖,男人仰头喘息,喉间传出阵阵压抑的呻吟。
    这副场景在安欣看来,简直性感得要命,恨不得立刻用自己的小穴去安抚那肿胀的巨龙。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小丫头火热的目光,萧城北微睁眼眸看向她,舔了舔唇,上前捉住她的小手一起握在肉棒上撸动。
    速度太快,没几分钟安欣就手软得抓不住,萧城北索性放开她的小手,将龟头抵在她挺翘的小乳上磨蹭。
    硬挺挺的小乳头遇到更加坚硬的龟头,相互触碰摩擦,叫安欣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受到了莫大的刺激,阵阵情潮自乳尖扩散至全身,刚被照顾过的小穴又空虚了起来。
    “哥哥,肏我,把大鸡巴插到宝宝的小骚屄里!”
    “小骚货,又想要了?”萧城北用力搓揉着安欣的奶子,忍不住在那白嫩的乳肉上来了一巴掌。
    这一巴掌力度不轻,换来女孩一声惊呼,他又心疼地揉了揉那浮出红色掌印之处,“乖,小屄还没消肿,今天不能再来了。”
    说话间,那硬挺挺的小乳头被他捏来拧去,另一只手握着鸡巴顶在胸上奋力安抚。
    被蹭得动情不已,安欣两手托着那不算很大的奶子挤在一起,想夹住男人的肉棒。
    萧城北见状横跨在安欣腰间,将鸡巴置于她双乳间飞快抽送。奈何他尺寸太大,女孩用力挤着胸前的两坨软肉也仅仅能没过他棒身的一半,可即便如此,他也爽到头皮发麻,疯了似的在那小身板上驰骋。
    律动的腰肢带动粗长的肉茎在乳沟间出没,暗红与雪白的颜色碰撞在一起形成强烈对比,时刻冲击着两人的神经。
    “挤紧点,我要射了!”
    安欣本在夹着腿缓解体内空虚,闻言,又用力挤了两分,还伸出舌头舔舐不断探出脑袋来的龟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