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公司不常见到简子珩,他对待工作的态度非常认真。
    只不过在偶尔擦肩而过的时候会刻意贴近,胳膊紧贴擦过的感觉总是在阮郁的皮肤上停留很久。
    有时不经意的对视,他也故意用那双眼睛意味深长地看她,在她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又收回视线,好像刚才含情脉脉的眼神是阮郁的错觉。
    好不容易捱到周末,阮郁决定约朋友出去玩放松放松心情。
    或许是心有灵犀,在她准备打开通讯录时,电话打进来了。
    “郁郁!周末陪我出去玩嘛,你回国以后我们还没有时间聚一聚呢。”那头的声音灵动活泼,似乎很容易把他人也感染得更有活力,扫清了阮郁工作一天的疲惫。
    “好啊,你说去哪?”阮郁勾起嘴角,心里柔软,季星彩是她本科的朋友,只不过她在一毕业就选择了回国,她们已经两年没见面了。
    “一起出去喝杯酒?”季星彩提议,“姐来带你调剂调剂婚后的平淡生活。”
    阮郁轻笑,她大概是他们这些人里结婚最早的人,季星彩则是一颗心都扑在她那个男朋友身上,谈了好几年了,没听说她结婚,怎么听上去比她更了解婚姻生活。
    “好啊,那季姐带我见见世面。”
    约定好了时间,阮郁开始期待和朋友的见面,一直到下班都心情很好,看得旁边的同事都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。
    “周末有安排吗?这么眉开眼笑的。”同事同她一起走进电梯,笑着问。
    他们的工作内容并不难,所以有很多时间摸鱼,闲聊的时候同事们也都知道了阮郁已经结婚了,只不过丈夫还在美国,过段时间就要回来团聚。
    “嗯,约了很久没见的人。”阮郁回答。
    “该不会是你老公回国了吧?小别胜新婚呀,哈哈哈。”
    叮——
    听到电梯门再次打开的声音,两个人才意识到刚才关顾着说话,忘记按楼层了。
    简子珩按了地下一层,又问:“你们去几层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