虞韫看着张刘面如金纸双眸氲血的模样,不免惊疑,他仿佛牵线木偶般目光呆滞的吹着已成血笛的长笛。
    那副还算俊郎的皮囊下血肉渐失,原本饱满的皮肉寸寸蜷缩,须臾便化为皮包骨的骇人骨架。
    她惊骇的退后。
    这什么邪术?
    他疯了吧,为了杀她一命换一命?
    “嗷!”一声震天的咆哮响彻阴风谷。
    张刘以极快的速度化为一副漆黑枯骨,又转瞬湮成一捧黑灰,随风而逝。
    “……”怎么这骨头架子跟之前石室里的差不多。
    来不及多想。
    阴风谷云迷雾锁,那兽影已成一庞然巨物,巍然屹立在不远处,浑身笼罩着森森黑气,一双灯笼大的血红瞳孔如炬盯着她,血盆大口里獠牙竖长泛着血光。
    虞韫压下心中凛然,与它对视。
    那巨兽通体漆黑约四五层楼高,浑身覆盖着干涸裂纹般的深厚鳞片,头顶竖着两根弯曲的深黑长角。
    它目光凶煞,猩红的舌头舔舐了一下獠牙,蹄爪猛地蹬地。
    狂暴的气息一瞬汹涌过来。
    虞韫踏剑掠起,与它擦身而过,还未等反击,那巨兽极快的再次倾轧过来!
    “吼!”
    势不可挡的力量荡起怪雾凛凛。
    一股覆海移山之力压来,虞韫那点涓埃之力毫无用处,好比螳臂挡车。
    重压之下她气血翻涌,直直跌下灵剑,重摔落地。
    “噗”喉间一热,血气喷涌而出。
    她的伤势本就尚未恢复,此番更是加重,眼见巨兽蹄爪即将踏下,她忍痛翻滚起身,幽冥诡步飞荡。
    “嘭!”厚重的兽蹄在身后擦着她的衣角倾落,黏软的地面重重陷下一丈。
    “嗷!”恼怒的兽吼震天。
    虞韫踉跄的拄着剑吞下几颗丹药,惨白的脸上神色凝重。